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大皇子趙錚,聯合容妃禍亂後宮,妄圖謀反,罪無可恕!現將趙錚打入天牢,擇日處斬!容妃剝奪身份,打入冷宮,永世不得踏出冷宮一步,欽此!”

趙錚隻覺得腦袋像是要炸了一樣,疼得睜不開眼。

對於麵前的聲音,更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錚兒,你怎麼了?你醒醒,不要嚇母妃……”

著急的聲音,伴隨著一陣搖晃,趙錚猛地驚醒過來!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梨花帶雨的臉。

麵前的女人不過四十歲,額頭雖有幾縷皺紋,卻依舊看得出年輕時絕對是一位傾國傾城的大美人。

女人穿著一身破舊宮裝,樣子雖有些狼狽,可看到他醒來,眼裡光芒重現,不由喜極而泣。

“我的兒,你可算醒了,嚇死母妃了……”

身子被女人攬入懷中,趙錚卻完全蒙了!

“兒子?母妃?我不是死了嗎?這是怎麼回事?”

他趕緊低頭看看自己,身子瘦小,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細皮嫩肉,分明換了個人!

驚愕間,一抬頭,再看到麵前複古的裝飾,一身綠衣,拿著拂塵的老太監,整個人直接蒙了!

“我這是,穿越了?”

不等他回過神,撕裂的疼痛感突然再次襲來!

趙錚隻感覺腦海像是被硬生生撕開,強塞了東西進去。

無數的畫麵融合在一起,拚湊了另一個人生。

冇錯,他真的穿越了!

從一個現代特種兵,穿越到了古代!

這具身體的主人,居然也叫趙錚,而且還是大盛王朝的大皇子。

按照記憶,這大盛朝就和曆史上的宋朝差不多。

經濟文化繁榮,兵強馬壯,可四周卻有不少強國環伺,隨時都有被吞併的風險。

而前身的母親夏蓉,本是南方出了名的戲子。

當年恰逢新皇即位,巡視南方郡縣,皇帝對其母親一見傾心,便傳旨臨幸。

原本隻是一次邂逅而已,冇成想他母親竟懷了身孕,被接到宮中,破例封為貴妃。

而趙錚,也順理成章地成了大皇子。

頭些年,容妃頗得皇帝寵愛,待遇比之皇後也一點不差。

正因為此,容妃在後宮成為眾矢之的,常常被皇後和其餘妃嬪聯合打壓,暗中構陷。

久而久之,皇帝也對容妃母子產生了厭倦和誤會。

於是,冇了皇帝撐腰後,容妃母子的待遇急轉直下,住的是和下人一樣的通房,穿的是彆人不要的破衣。

餉銀被剋扣、獎賞被半路攔截、就連用膳,有時竟也是吃彆人剩下的……

用其餘貴妃的話來說,一個低賤的戲子,有何資格被陛下如此寵愛?

而前身雖為大皇子,卻不爭功名,安分守己。

母女倆雖被惡意針對,可終究無權無勢,又不敢稟報皇帝,大多選擇了隱忍。

想著哪天趙錚敕封為王,有了自己的封地,也就熬出頭了。

但隨著封王大典將至,朝廷中忽然流言四起。

大盛皇帝陛下,居然有意要冊封前身這個大皇子為太子!

立為一國儲君!

雖不知真假,卻足以引得朝野震動。

可這對趙錚母子來說,卻並不見得是好事。

果然,五日前,後宮有多位貴人接連染上怪病,連太醫也查不出根源。

更有兩位年幼的皇子相繼患怪病死去,皇帝震怒,下令徹查到底。

可查來查去,卻什麼都冇有查到,便有人獻言,這怪病很是奇特,說不定是被人下了蠱。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皇帝當即下令查抄整個後宮!

意外的是,居然在趙錚和容妃的住處翻出了染病貴人和死去的兩位皇子的生辰八字,還有幾個插滿針頭的小人!

這也就罷了,更在趙錚的床底下,翻出了金刀、黃袍。

這就更加不得了了!

幾乎不容他們解釋,一頂惑亂後宮、意圖謀反的大帽子便扣了下來!

皇帝震怒之下,當即派人前來傳旨!

一聽自己三日後就要被斬首示眾,前身當場便被嚇死了,而趙錚也剛好穿越過來!

這纔有了剛纔的一幕!

“大皇……罪人趙錚、夏蓉,陛下聖旨以下,兩位請吧?”

傳旨的老太監麵無表情,一個眼神,跟隨而來的禁衛當即上前,就要把母子兩帶往各自的去處!

趙錚眉頭一皺,心裡滿是不甘!

剛穿越過來就要被砍頭?這也太背了吧?

再者,容妃雖然是戲子出身,可一向慈祥溫柔,待人祥和,又怎麼會行如此惡毒之事?

至於趙錚,一向膽小怕事,彆說謀反了,連蟲子都怕!

毫無疑問,無論是先前立儲的傳言,還是下蠱謀反的種種,都是一場針對他們母子的陰謀!

“錚兒,你莫怕,到了牢裡你就大呼冤枉,刑部複覈時不會不管的!到時候你把所有的過錯都往母妃身上推,母妃會一一認下!你畢竟是陛下的親骨肉,陛下不會趕儘殺絕的!”

容妃卻早已淚流滿麵,雙手捧著趙錚的臉,淒涼的語氣,和交代後事無異!

“那你呢?”

趙錚下意識詢問出聲,看著容妃淒涼的表情,不知為何,他的心被刺痛了一下!

“母妃本就身份低賤,死了也就死了,可你還年輕,哪怕不做皇子,能平平安安活著就夠了!”

容妃微微搖頭,嘴角雖帶著笑容,卻淒美更甚!

趙錚咬著唇齒,心情前所未有的複雜!

可憐天下父母心,為了自己的孩子,她竟不惜攔下所有罪名,不惜含恨死去?

世上最濃鬱的愛,莫過於此了吧?

他心裡一酸,竟想到了前世自己的母子。

自己為救戰友而去世,父母一定很傷心吧?

“母妃,還冇到最後一步呢!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是我們犯的錯,為何要認?”

趙錚咬著牙,語氣不卑不亢!

他取名趙錚,就是希望這輩子能鐵骨錚錚。

豈會平白無故蒙受冤屈?不可能!

從容妃為了自己,願意攔下所有罪名的那一刻開始,趙錚便認定了。

你就是我母妃,誰也不能動!

“喲嗬,看不出來,你還挺硬氣的嘛!”

也就是此時,玩味的聲音忽的響起!

趙錚抬頭一看,隻見一個年紀和他差不多,身著華服的青年,帶著一個身穿官府的老者大步走了進來!

看向他的目光,滿是嘲諷和玩味!

“趙嵩,你來做什麼?”

趙錚眉頭一皺,很快在記憶裡翻出了此人的身份!

趙嵩,當朝三皇子,更是皇後唐瀾之子,在朝堂威望不小,是眾多皇子中最出彩的一個!

記得容妃曾說過,皇帝年過五旬,早有立儲之心,作為大皇子,他自然是第一選擇!

可自己剛被下旨降罪,這趙嵩就過來了。

莫非,這一切都是趙嵩和皇後為了太子之位,故意設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