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讓開!”

囂張的喝聲中,一個精神矍鑠,氣勢威嚴的老者在一群身穿金邊製服的人護衛下,氣勢洶洶地衝進大廳。

老者便是內院巨頭之一的孫庭。

金邊護衛更是傳說中的大內侍衛,高手中的高手,且身份優越特殊。

原本跪在地上的孫誌衡轟然站起,看著自己親爸帶著大內侍衛蒞臨,激動得熱血沸騰。

“哈哈......,哈哈哈......”

孫誌衡的笑聲震耳欲聾,猖狂至極:“趙蒼穹,看你現在還怎麼殺我,哈哈......”

趙蒼穹麵無平靜,無悲無喜。

那雙虎目盯著進來的孫庭,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不屑笑意。

“嘩啦嘩啦......”

氣勢洶洶的腳步聲中,孫庭走到近前。

“爸,你終於來了啊,快,快叫人殺了他!”孫誌衡叫囂著,撒腿朝孫庭跑去。

“血刀衛!”趙蒼穹突然大喝。

“砰!”

一聲巨響,一名帶著血色麵具,身高超過兩米,猶如一座鐵塔般的男子疾閃而至,一腳將孫誌衡踹跪在地。

這一腳有點猛,骨節爆發出“哢嚓”的斷裂之音。

“啊......”

驚悚的慘叫炸開,讓人頭皮發麻。

旁邊跪著的秦遠山也打算起來的,可剛起來一半,嚇得趕緊又跪了下去。

尼瑪,還是跪著比較安全些。

血色刀光閃過,一把血刀架在慘叫的孫誌衡脖子上。

“狗膽!”

一個侍衛看到這一幕,金色戰刀猛地拔出。

“刷!”

又是一道血色刀光閃過,人頭落地,血流如注。

這......

大內侍衛們目瞪口呆,冷汗直冒。

他們可是身份特殊的大內侍衛啊。

堂堂內院巨頭親臨了,還敢當著他的麵一舉斬殺大內侍衛。

太囂張了。

剛想說話的孫庭看著滾落在自己腳下的人頭,瞬時氣得臉色鐵青,嘴角抽搐。

“趙蒼穹,你......”

孫庭手指趙蒼穹,指尖瘋狂顫抖,氣得一時間話都說不上來了。

內院是國主麾下管控整個天下的機構。

他們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國主的意誌。

天王這種級彆雖然不受內院節製,但也必須得給幾分麵子。

誰讓人家親近國主呢。

可是,趙蒼穹此刻明顯是將他的麵子按在地上使勁摩擦。

“好,你很好!”

好一會後,孫庭才從牙縫裡蹦出一道聲音,對著趙蒼穹怒目而視:“大內侍衛你也敢下此狠手,真以為冇人可以治你嗎?”

趙蒼穹平靜的目光盯著孫庭:“我知道你有後手,拿出來吧。我讓你知道,到底有冇有人可以治我。”

“好,我成全你。”孫庭咬牙切齒,用力一扯衣領,從懷中拿出一塊金光閃閃的令牌:“國主令,見此令如見國主,都給我跪下!”

“嘩啦嘩啦!”

大內侍衛所有人,齊刷刷全部虔誠跪下。

李虎看到國主令,臉色一變,也隻好跪下。

但,趙蒼穹卻筆挺站立,巋然不動。

奉殺令而來的人看到趙蒼穹不跪,一個個都挺直身板,滿臉的不屑。

他們和李虎不一樣,都是外麵混的人,聽不聽令看心情。

孫庭氣炸了:“趙蒼穹,你好大狗膽,見國主令不下跪,你想造反嗎?”

“嗬......”趙蒼穹冷笑:“孫老這是扣了好大一頂帽子,我趙蒼穹若造反,這天下誰人能擋!你嗎?”

霸氣淩然,氣沖霄漢。

“這......”孫庭噎住,老臉難看。

的確,若趙蒼穹想造反,這天下真就無人能擋,他孫庭更擋不了。

“好,趙蒼穹,就算你不跪,但國主令你必須聽。”孫庭厲喝:“現在,我以國主令的名義命令你,放了我兒子,然後給我孫家慘死的數千亡魂一個交代!”

孫庭聲色俱厲,散發著發令者的威嚴。

“我若不聽呢?”趙蒼穹一步跨出,氣勢滾滾。

“你!”孫庭手持國主令,竟被迫後退一步,臉色白了一分。

“你若抗命,就是冒犯國主,西野天王也就做到頭了!”孫庭咬牙低吼。

“是嗎?”趙蒼穹笑了,笑得讓人心底發毛。

突然,他抬手取下頭上的軍帽,。

看到這個動作,孫庭瞳孔驟然一縮,臉色點點發白。

“天王,彆......”李虎緊急站起來大叫。

“嘩!”

趙蒼穹抬手,將李虎的話掐斷。

“噠噠噠......”

眾人震驚的目光中,趙蒼穹走到大廳櫃檯前,鄭重地將帽子放置台上。

“我趙蒼穹四年的時間,從屍山血海中一路走來,贏得了這一身的榮耀,是比我生命更貴重的東西。如今,我卸下這一身榮耀,就等於是用我的一條命換一次抗命。”

趙蒼穹一字一句地說著,隨即脫掉身上的軍服。

看著趙蒼穹這一“壯舉”,孫庭老臉煞白。

奉天王殺令而來的周圍人群,卻是眼裡燃燒著狂熱。

不愧是西野天王,讓他們佩服的男人,就是牛逼!

國主令算什麼,內院巨頭又算什麼?

誰能讓老子彎腰?-